新浪潮:软件和服务外包突围

20个城市的批量进阶,能否演化出中国的班加罗尔?

回去通知自己的领导也就是各省省长和各个城市的市长们,我王岐山盯上外包这件事了。中国和印度都是人口大国,都要发展软件和服务外包,我们要当仁不让。今年2月,在全国服务外包工作座谈会上,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铿锵有力地表示。同样在那次会议上,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大连、深圳、广州、武汉、哈尔滨、成都、南京、西安、济南、杭州、合肥、南昌、长沙、大庆、苏州、无锡20个城市被国务院批准为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在这些城市实行一系列鼓励和支持措施,加快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整体发展。

外包国家队

这是中国外包国家队第一次大规模亮相,也是第一次将发展外包行业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目前,印度已经占据了全球外包40%以上的份额,特别是在以欧美为发包地的市场上占据了统治地位。

短期来看,其他国家很难在短时间内动摇印度在外包领域的领先优势。当然,中国的潜力不容忽视:同样丰富的人力资源,同样足够聪明的大脑。甚至拥有印度没有的:印度的网络环境和基础设施相当糟糕,而我国的网络设施甚至比一些欧美国家都好。

那么,怎样才有可能追赶上印度,直至超越他们?根源也许还要学习我国在IT制造业国际化的成功经验,一步一个脚印。首先,要巩固好自己的根据地,发掘国内企业的外包需求,把国内市场做起来。同时,还要继续巩固在对日外包上的竞争,这才是中国服务外包企业的优势和特色。然后,再考虑在适当的时候进军欧美市场。看看我们的华为、联想,其实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当然,我国的外包企业与印度同行们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东软在国内的外包企业中规模最大,可是东软2008年一年的营收也不过37亿人民币,而印度年营收超过10亿美元的外包企业就有10家以上。

幸运的是,缩小与印度企业差距的机会之窗突然打开:今年初,印度第四大外包公司萨蒂扬造假账东窗事发,使得印度外包业的信誉遭受到了严重打击,已经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取消了给萨蒂扬等印度公司的订单。中国企业如果能够利用好这次机会顺势而上,中印在外包领域的实力对比就有可能发生根本变化。赛迪顾问也预计,到2012年中国软件外包服务市场将占据全球市场8.4%的份额。

遍地开花

根据印度的经验,最后成气候的外包城市也无非是班加罗尔、金奈、普内、海德拉巴几个城市,因此国内外包城市争抢人才和政策优势的行动从未停止,并且愈演愈烈。

大连

国内大多数城市的软件服务外包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人才荒。2007年北京软件行业人才缺口达5万,上海软件人才缺口达10万。

虽然外包从业人员已达6万多人,并在近几年扶持建立了东软信息学院等一批人才培训机构,软件外包领军城市大连的人才缺口依然是沉甸甸的痛:预计五年后大连对外包人才的需求将达到20万人,人才缺口高达14万。

今年3月,大连高新区与安博教育集团签署协议,联合建设安博(大连)软件与服务外包实训基地项目。根据规划,今后3~5年内,大连实训基地将建成国内专业化的园区型IT实训基地,为大连高新区软件和服务外包提供智力与人才支撑。实训基地园区分为企业区、实训区、生活区和人才会展中心四大类完整功能区,在园区内开展IT人才实训、定单培养、国际国内高级项目经理培训等业务。2010年初园区建成后,建筑面积达到10万平方米,每年将为大连输送2万余名合格IT专业人才。

订单充裕,人才缺乏。中国市场每年至少存在50万软件人才的巨大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在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软件服务外包业人才荒已成为一种全国性趋势。

西安

西安是首批中国服务外包基地城市,但人才问题同样成为制约西安软件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瓶颈。2009年4月,西安软件服务外包人才培训基地成立,在西安高新区软件园设立实训基地。着力培养项目经理、桥梁工程师、软件技术工程师、服务外包基础性操作员等各类人才。预计学院初期每年培养1万人次,中远期年培养规模达到1.5~2万人次,成为西部外包人才摇篮。

扬州

4月,国内首家采用了呼叫行业协会制定的绿色呼叫标准的扬州呼叫数据产业基地亮相中国声谷。中国声谷是江苏省信息产业厅与扬州市政府联手打造的省级信息服务业基地,于2007年4月21日正式揭牌。占地2.52平方公里,总投资50亿元,是国内首个专业定位于呼叫中心和数据服务产业的园区。基地充分利用扬州作为上海前店后坊、南京一小时都市圈的区位优势和在长三角中的成本优势,利用产业集聚的规模效应形成成本洼地优势。更引人注目的是,该基地采用了产业社区和商务公园联合的生态型开发,传承了扬州作为联合国最佳人居奖城市的独特魅力。

无锡

太湖蓝藻事件对无锡触动很大,产业升级成了我们重头工作。无锡市对外贸易局局长吴峰枫表示,无锡市政府2007年提出服务外包战略发展规划,高起点、高标准规划和指导无锡未来10~13年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据市长助理倪斌介绍,依托良好的产业基础、与上海和南京毗邻的区位优势以及成本优势,成为国际知名公司、研发机构在此布局的重要基地城市。目前,72家世界500强落户无锡,共兴办企业137家,其中多数为外包业务。无锡计划拨出15亿元资金来推动此项产业升级。并确定未来几年打造出两基地一中心的目标,即中国服务外包基地城市、对日服务外包基地城市和上海服务外包承接中心。

成都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招标,而是一次对重庆发展意义重大的行动。备受关注的重庆软件外包招标引来了爱奇高(IDC)、毕博、安永、惠普、赛迪顾问、科尔尼等七家国内外知名咨询公司。重庆市信息产业局局长沐华平在开标会上表示,面对全球性金融危机给传统产业带来冲击的大形势,重庆要保持高速发展必须积极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而软件外包是极具活力的产业,因此,在未来几年内,重庆将软件外包产业作为战略产业,将获得市政府各级领导的全力支持。此次招标的标的《重庆市软件及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规划》是重庆软件外包产业的发展蓝图,最终安永(中国)企业咨询有限公司成为该项目的中标单位。邀请国内外知名咨询公司参与编制工作,有利于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的完成这一规划。希望规划能够让重庆软件外包产业在原有基础上实现更快发展,朝着中国软件外包前沿城市和中国在岸外包引擎的目标前进。沐华平表示。

脱胎换骨

在中国外包产业四处布点、遍地开花的同时,印度外包正经历着脱胎换骨式的产业整合。

从营业收入看,我们已经是印度第三大IT服务公司了。HCL Axon 公司亚太、中东及日本地区总经理 Brian E. Pereira颇为自豪地说道。

去年12月15日,在击败了另一家印度IT服务巨头Infosys之后,印度HCL科技有限公司最终以4.4亿英镑的全现金出价收购了英国咨询服务公司Axon,这也是印度IT服务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

Axon公司最早由德国SAP公司在英国的高级经理创立,在SAP软件的咨询、实施和服务方面有着非常的实力。收购完成之后,Axon仍然会保持独立运营,HCL科技有限公司中负责SAP服务的1800多名咨询顾问也会加入这个部门,从而使得整个SAP业务团队的人数达到4500人,跃居全球第一,这也严重威胁到了英国Logica、美国德勤、法国凯捷等老牌SAP软件咨询服务公司的地位了。

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加紧研发SAP实施的工具、人员的培训和测试的方法。当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我们相信能够将SAP实施的总体价格拉到一个更加合理的程度。Brian话中带着机锋。

这是一笔很大的生意:业内人士估计,全球SAP实施市场的规模有270亿美元之巨,其中适合外包的规模至少有73亿美元。这也是一笔利润丰厚的生意:之前在欧美发达国家,每实施1美元SAP软件,用户需要支付的咨询服务费用竟然高达5美元。

如今,印度人也开始进入高利润的咨询服务外包领域,他们不仅会拉低这些业务的利润水平,还将蚕食此前小日子一直过得不错的欧美咨询公司的订单。与欧美同行相比,他们显然更具备低成本交付的能力。例如,在HCL Axon公司4500名SAP实施顾问的后面,还有超过6万人的服务交付队伍分布在印度、马来西亚等低成本地区。

机会来临

金融危机给了以外包为主的印度IT服务公司沉重的打击,第四大IT服务公司萨蒂扬的假账风波更是让整个印度外包产业蒙上了阴影。与此同时,金融危机也给了他们很好的机会:他们可以通过收购同样陷入了困境的欧美同行进入利润更加丰厚的高端市场。就在去年7月,HCL还收购了从事BPO外包的英国Liberata公司的人寿和保险金业务部门。通过英国这扇大门,整个欧洲的高端IT服务市场已经向HCL打开,此前一直在印度居于二线的HCL也获得了与TCS、Infosys等一线大佬平起平坐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这些已经登门入室的印度公司将会集体向埃森哲、德勤等欧美老牌的咨询服务公司发起新的挑战。

麦肯锡伦敦分公司资深董事兼全球商业技术咨询业务总裁他透露,截止2005年年底,全球已经实现了400亿美元市场规模。他表示,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IT服务外包和离岸服务的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在全球财富位居前1000位的公司中,有95%的公司都采取了离岸外包。

今后几年,欧美有一些以前签的很大的外包合同都要到期需要重新签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HCL Axon 公司亚太、中东及日本地区总经理 Brian E. Pereira认为,今后几年全球外包供应商的数量还会继续减少。

中国要在这场关乎未来的竞争中占据更加有利的位置,收购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也是个很好的时机:由于金融危机,欧美资本市场普遍不景气,这个时候卖方的要价也不会太高。去年10月,另一家印度IT服务公司TCS就以5.05亿美元的合理价格收购了自顾不暇的花旗集团旗下从事BPO业务的花旗全球服务有限公司。

眼前的一个例子就是2008年以139亿美元并购EDS的惠普。2009第一财季其服务业务(HPS)收入年同比增长了116%,达到87亿美元;技术服务的收入持平;IT优化、应用服务和BPO收入分别为39亿美元、16亿美元、7.43亿美元。惠普服务业务的运营利润达到创记录的11亿美元,占收入的12.8%,去年同期的运营利润为4.99亿美元,占收入的12.3%。

惠普EDS亚太及日本地区运输业务副总裁Adam Roark表示,越是金融危机、经济低迷,国际企业为了降低自身营运成本,提高核心竞争力,就越要把非核心业务外包出去,这就给外包服务行业带来了发展契机。目前全球软件外包业务的承揽企业主要来自印度、中国、东欧国家,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却还不足5%。但是这种状况正在悄然改变:一些国外大型外包服务企业受到金融危机冲击,财务状况出现问题,开始出现客户流失;同时,欧美客户出于对敏感地区安全状况的担心,也在把信任的目光越来越多地投向中国。

Adam表示,所有这些,不仅为惠普在中国继续大力发展IT服务外包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也会有利于更多的中国服务外包企业做大做强,掀起国内IT服务需求的新浪潮。

中国外包企业也正在急切地拓展海外市场。过去几年里,中软国际、文思创新、软通动力、博彦科技等国内领先的外包企业已经通过小规模的海外并购,在国外市场上站稳了脚跟。未来,他们也许还会更加频繁地运用这种手段。越是形势不好的时候,也许越是需要实施大胆的进攻策略的时候。

 

 

 

 

//360推送 //百度自动推送 //51la